是幸運吧?

---

喧囂的城市,吵鬧的街頭

一隻小手正牽著女人纖細的手指,晃啊晃的

「麻麻,我們要去哪裡?」

小孩軟軟的嗓音問著,低著頭踢著地上的小石子

「去新家」女人輕柔的說,不忘回握小孩子的手

溫暖的手掌包復著小孩的暖嫩小手,滿滿的愛意都給了這個孩子

但是老天不長眼,這份情景在1年後就全然消失了

消失成灰燼,永遠不在

-

『權莫奈,妳又蹺課』看著手機傳來的訊息,我嘖了一聲

『干你屁事?』我傳回去,隨後關掉螢幕,躺在體育器材室裡的軟墊上

這裡幾乎沒有人來借,而且它的位置又偏僻的可以,根本沒有人會察覺我躲進來

因該啦,除了他跟他

" 叩叩叩叩叩 "門口傳來了聲響

五聲,是金泰亨

他敲門時永遠是這個調子,跟我一樣

看著門口的身影,遲遲不進來

「沒有腳進來哦?」我對著門口大喊

他轉動門把,打開門

看見的是我不熟女的躺姿

「妳很沒氣質」他搖搖頭無奈的說

我對他比了個中指「我從來都不會有氣質」

他嘆了一口氣,將門關上,走到我身邊坐了下來

「妳怎麼又打人了?」金泰亨一開口就是質問我

我坐起身,搓了搓手指

「她們欠打」

金泰亨的眼神閃過一絲不耐,不過馬上消失了

「她們欠打妳也不能...」

「她們說我是沒媽媽的雜種」

此話一出金泰亨馬上閉起嘴

「對不起」

「沒關係,你也不是第一次聽」我自嘲的笑了笑

看他從口袋拿出OK蹦,我乖乖的伸出手

「沒有藥,抱歉」金泰亨撕開OK蹦說

我搖搖頭,晃了下手「有藥沒藥都沒差啊」

他無奈一笑,看著我手臂的傷口,輕輕的覆蓋上去

「痛嗎?」他擔心的抬頭看我

「根本無感」我微微笑,然後嘟起嘴「倒是你的OK蹦有點小!」

「囉唆欸!」他白了我一眼,然後用手輕捏著我的臉頰「在吵不要貼」

我將他的手拍下,瞪著他「也沒請你要主動給我貼啊」

「妳的手自己伸出來的...」他嘟囔著,再次翻著口袋「沒有大的啦...」

「沒差,傷口能癒合的」我對他傻傻的笑著,躺回軟墊上「你也別跟著我蹺課了,快回去吧」

「都來那麼久了也早被記曠課了啊」金泰亨扁著嘴「看我對妳多好,人生第一次的曠課獻給妳」

「不需要,不用為了我犧牲」我對他揮了揮手

他安靜的凝望著我,使我有點燥熱

「幹嘛看我?」我皺著眉頭說

「沒事」他站起身,轉了過來爬上軟墊,跪直的在我上方

「幹嘛啦?」我不耐煩的想將身體轉到另一側

卻被他抓著手臂,拉直身體撞進他懷裡

「妳真是令人操心」他輕輕的撫著我的頭,語氣是責備卻多了份擔憂和溫柔

真希望你屬於我...

_____

這是我說的不負責任,忍不住開新坑...(捂臉

啊啊啊啊啊我會不會被嘴砲啊!!(抱頭尖叫

真是,我真的最近快被補習班煩死了

所以晚來抱歉(鞠躬



我的表情↑↑

廢話結束_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傻魚 Bitch fish  的頭像
傻魚 Bitch fish

Bitch Station

傻魚 Bitch 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