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有事找我,是什麼事啊?

「莫奈」輕柔的奶音從我耳邊傳來

「幹嘛?」我趴在桌上,語氣因埋在手臂裡變的悶悶的

「妳昨天為什麼...」

「你也要來說我的不對嗎?」

我打斷他,抬起頭往後椅背靠「說我沒教養,推自己的親生父親?」

「沒有!」他著急的揮著手「我只是問妳原因而已!」

我淡淡的看著他「你沒必要知道」

他愣住的看著我,眼神裡帶了點不悅

「我為什麼沒必要知道...?」

「就一定要知道的一清二楚?」我反問

瞥見他握緊拳頭,顫抖著

「沒關係,不告訴我也行...下次...不要在這樣了」

「我能不能這麼做不是我能控制的」我沒有看他,轉著筆

「什麼?」

「我就是恨他們恨的要他們死,這麼做只是個警告」

-

下課時就看見金泰亨站在門口,笑盈盈的哼著歌

「在唱什麼?」我走進他,雙手環胸的問

「木匠兄妹的 The end of the world」

聽到這我顫了一下

這是...媽媽最愛的一首歌...

「哦」我假裝不在意的回應他「找我幹嘛?」

「妳啊,被記一隻大過一隻警告欸!」他伸手推了我的頭「有必要那麼衝的去嗆那個土教官哦!他根本氣炸了!」

「沒辦法,他就一臉欠打樣啊」我聳聳肩「而且我也不在乎」

「真是,啊妳哥有怎樣嗎?」他突然一問

「什麼怎樣?」我疑惑的看著他

「妳哥沒有對妳發脾氣說幹嘛推爸爸之類的?」金泰亨倚靠在牆上,手插在口袋問

我搖搖頭,想著昨天的畫面...

他看那男人跌下去的時候,我看到他眼裡帶了點嘲笑

金泰亨看我哥的角度跟我以前一樣,是個乖小孩,愛他爸和他媽

但現在不盡然了

他似乎不是如此單純的人

「他沒有,很冷靜」我對上他的視線「幹嘛提我哥啊!」

「沒啦只是問問,畢竟他很愛他父母啊」金泰亨揉了揉我的頭髮「別想太多回教室吧,還是這節課妳要翹?」

「翹啊」我一臉你在開玩笑的表情「怎麼可能不翹,理化欸!」

「好啦,妳快走吧哈哈!」他無奈的揮了揮手「老地方?」

「嗯」我拿起手機帶上耳機往體育器材室走

-

一躺上軟墊,我就脫下外套蓋在自己身上

因該帶條毯子來的,冷死死了

幸好今天是放學打工,不曉得還會不會遇到那個傢伙

閔玧其...

有記憶以來他一直是我的動力,在還沒搬到首爾前,在學校被同學欺負說沒有爸爸,總是他護著我

想了想當時還一直期待父親的出現,但看到這個男人,我恨不得把他殺了

即使是親生但卻不給我任何安全感

我只需要我媽媽,有她無論什麼事都可以安心

她絕對不會責罵我說我沒教養,說我丟她面子

她說過,她最愛我,我是她的驕傲

媽媽是不是回大邱了?

閔玧其來的目的又是為何?

這足以讓我想的腦袋爆炸

____

我好久沒來了,感覺這個系列評價沒有很好

上一篇的留言數我不敢看啊!!(遮眼

好啦我知道大家忙,但別忘了我

雖然我有時候也常忘了到你們那留言(遭踹

但是我還是會啦!只是時間晚了

總之大家不要遺棄我

還有...號錫的長文...

唉...快結局了要開始打了,不過

我想發個甜短文來滋潤我心(?

廢話結束_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傻魚 Bitch fish  的頭像
傻魚 Bitch fish

Bitch Station

傻魚 Bitch 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